首頁 投資理財知識正文
2016投資理財,【導讀】證監會大規模的“捕鼠”力度空前絕后,有十幾家基金公司涉老鼠倉,公募基金圈內草木皆兵。甚至不少滬上基金公司人士均對記者表示上海成為了老鼠倉高發地帶,“據我聽說的消息是上海基金公司卷進去一半,沒有一個名單,但是你能想到的公司都有傳聞。”“碩鼠,刺重斂也。國人刺其君重斂,蠶食于民,不修其政,貪而畏人,若大鼠也。”后遂用作重斂之下,民不聊生的典實。自古碩鼠皆人恨,但是同樣的,碩鼠也是消滅不盡的。基金行業,也有著這樣一批碩鼠,自2007年上投摩根基金經理唐建開了老鼠倉的先河后,近年來已被確定的碩鼠達到了23只,平均每年出現3只。近期監管層的監察力度無疑讓這些隱藏已久的碩鼠一一顯形,僅今年至今5個月來就已經8位碩鼠定性,另有多名基金行業人士卷入傳聞當中。為何“老鼠倉”較以往如此高頻發生?鼠患不除,行業難以成長。2014年1-5月:基金行業草木皆兵基金行業當下談“鼠”色變,人人自危,誰都在揣測下一個被逮的會是誰?5月16日,兩名券商研究員被邊控的消息席卷業界。這是近期捕鼠行動第一次波及券商資管行業。5月9日,證監會通報了三起資產管理行業相關人員涉嫌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股票案件,并公布2013年以來,證監會共受理涉嫌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股票案件線索38件,且已陸續啟動調查工作。從今年3月份曾經的公募基金冠軍厲建超因涉嫌老鼠倉被查,到5月份華寶興業原基金經理牟旭東被牽出,再到華夏基金原基金經理羅澤萍以及多名海富通最近離任或離職的基金經理均被指涉嫌老鼠倉,加上匯添富蘇競、匯豐晉信鐘小婧、原嘉實及上投摩根的歐寶林、光大保德信錢鈞被證監會先后定性,今年來,已有超過8名基金從業人員爆出老鼠倉,這樣的數量無疑遠遠超過往年。證監會大規模的“捕鼠”力度空前絕后,有十幾家基金公司涉老鼠倉,公募基金圈內草木皆兵。甚至不少滬上基金公司人士均對記者表示上海成為了老鼠倉高發地帶,“據我聽說的消息是上海基金公司卷進去一半,沒有一個名單,但是你能想到的公司都有傳聞。”甚至于一些基金公司已要求所有基金經理和研究員上繳護照并不許輕易請假,不少基金經理為避嫌,甚至紛從微信群中退出。“現在對基金經理來說影響特別大,不但要避免卷入風波,原本基金經理看好的個股都不知道能不能買了。”滬上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市場部人士對記者透露。而業內盛傳的證監會50人徹查名單無疑將今年涉案人數沖上歷年之最,并遠遠高于往年總和。一直以來,證監會在查處老鼠倉上始終不遺余力,但如此大規模地地毯式查處實屬首次,據滬上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督察長透露,接下來仍會有大動作,證監會不會簡單的“三分鐘熱度”。不光如此,從目前披露的信息來看,被查處的證券違法案件不僅已經遍布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保險資管、上市公司大股東、券商資管、券商保代等各個市場主體均有涉及,涉案公司的規模和人員的名氣越來越大。私募再次成為監管層目標,并且此次拿來開刀的均為大佬,徐翔和王亞偉先后陷入傳聞,此外,平安、國壽、太平也一一中槍。縱觀今年來發生的各種老鼠倉事件,可以看到不少仍可以冠以第一次的頭銜,例如鐘小婧和羅澤萍的“第一次女性基金經理涉案”;海富通的“第一次同一家基金公司多人涉案”;厲建超的“第一位冠軍基金經理”。但是從涉案金額和獲利角度來看,今年的老鼠倉并未有新意,除鐘小婧虧損8.5萬元外,余下多則案件獲利金額僅在百萬元上下。但2014年,無疑可以被冠以“金融行業的鼠疫爆發年”。在這樣一個大因素下,基金經理們變得畏手畏腳,甚至不少選擇了逃離。數據顯示,截至5月14日,今年以來已有多達465只基金(A、B類分開計算)出現基金經理變更,其中超過200只基金涉及基金經理離任。同樣,這個數據已經遠超歷年全年表現。此外,不少基金公司均對記者表示,“不要再問了,基金經理都已經怕了。”據華南一業內人士透露,目前行業內態度略顯低迷。2013年:老鼠倉喋喋不休,數個第一其實,從2013年起,老鼠倉就攪動了整個基金行業,博時、萬家、易方達等多家基金公司涉嫌老鼠倉案無疑將市場情緒變得極為恐慌。“今年的捕鼠行動只能說是一個后續,去年才是監管層真正準備行動的初始。”上述滬上市場部人士坦言。不難看到,相比今年來的老鼠倉,2013年所牽涉的各個案例金額均相對較大,此前馬樂案被業內稱為公募史上最大老鼠倉,而10億元在彼時也定性為涉案最大金額,獲利1800萬轟動業內。記者查閱資料后發現,2007年至今多起老鼠倉案例中涉案金額均在百萬元左右,高于1億元的寥寥無幾,除馬樂外,僅光大保德信許春茂、交銀施羅德鄭拓和招商基金楊奕達到該標準,分別涉案1.85億元、5億元和3億元。故而10億元在當時足以“笑傲群雄”。但此后,馬喜德團伙共同涉案的35億元讓業內感到觸目驚心,這樣的規模已經相當于一只不小的公募基金,并且馬喜德從中獲利2300萬元,這等同于一家表現較好的次新基金公司一年的利潤。相比起上述多人的犯案,萬家鄒昱無疑掀起了一連串反應。鄒昱牽連出的債市風波讓債券老鼠倉首次擺在行業面前,隨后更是到中信證券、齊魯銀行,再到易方達、西南證券,一環接一環,讓2013年的基金行業同樣蒙上一層陰影。最值得關注的是,2013年年末,上海基金圈同樣陷入信任危機,11月27日市場曾傳出消息稱滬上基金圈5名基金經理陷入老鼠倉,隨后由于同行之間相互指認造成大量踩踏事件,至少有9家基金公司先后被傳聞波及。2007.1-2014.5:大數據立威證監會大數據再次立威。縱觀老鼠倉的歷史,自2007年上投摩根基金經理唐建開了老鼠倉的先河后,各種各樣的老鼠倉案例層出不窮,從最早的是利用親友賬戶,提前買入一只或多只個股牟利,到上市公司、券商、基金三線一體圈內消息交流,老鼠倉手法可謂越發巧妙。而監管層對老鼠倉的定性卻顯得越發模糊。“范圍越來越廣,監管越來越嚴。”上述滬上大型基金公司督察長分析道。其實,這并非大數據第一次在基金行業發威。14年前,震驚公募基金業的《基金黑幕》一文,即脫胎于中國證券市場建立10年后,第一份對機構交易行為有確切敘述的“大數據”報告。報告跟蹤了1999年8月9日至2000年4月28日期間,國內10家基金公司旗下22只基金的大宗股票交易記錄,詳盡分析出其操作行為存大量違規、違法事實。而14年后,大數據進步神速,“現在是除非監管層不想管,不然根本沒有大數據查不到的。”上述滬上基金公司市場部人士坦言。,2016投資理財,追查基金碩鼠:傳上海基金半數卷入大數據神器

評論

精彩評論
  • 2019-06-19 19:38:02

    理財師資格證查詢

  • 2019-06-20 04:35:24

    理財業務專項檢查

平特同盟二肖中特